日記先生,離開或者留下,請選擇

也許留下不是唯一,雖然之前那堆丟掉有點可惜,可是他們真對我來說真的是負擔,是可以捨棄的存在。
回憶固然重要,但重到壓垮自己就該捨棄。再次確認他們曾經改變自己靈魂 ,道謝,臨走之前遞上最後一次回眸,珍重再見。


也許應該用心保留,當我看到用固頁筆記本寫成的日記一字排開。「這,就是我活過的證明。」手滑過書脊,彷彿撫摸盛裝歷史的石碑,記載著屬於自己的過去。他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更長遠的存在,超越製造者本身的存有走入下一段時空。


有一種東西叫做經歷,永遠獨特,而日記只是他的產物之一,回憶的線索,可以創造另一次的經歷。捨棄是為了珍惜,收藏是為了回憶。

日記先生,離開或者留下,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