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便車是一種由或然率決定的存在,生命也是。

搭便車是一種由或然率決定的存在,生命也是。  銀河便車指南 讀後


銀河便車指南

道格拉斯.亞當斯  譯:丁世佳


搭便車是一種由或然率決定的存在,生命也是。

舉起你的電子拇指,帶著銀河便車指南,去銀河冒險吧。




這本書很久以前就有聽說過,只是看書名讓我提不起興趣。


看到銀河,就讓我想到外星人和飛碟的那一套。看完封面,還以為這本書講的是太空船與雷射槍的故事。

但我錯了,卻沒有錯的離譜。這是太空船的故事,卻不是雷射槍的。



貫穿整個故事的主線是銀河便車指南的編緝之一,一個叫福特的傢伙。

故事的開始,地球的代表亞瑟正為了有人要拆他的房子而氣的大叫。因為道路的擴建,亞瑟的房子又剛好在計畫的路線上,所以成了必須拆掉的對象,只是亞瑟到堆土機開到了房子前才知道這件事。福特把亞瑟騙去喝酒,還跟他說,不用擔心,反正再十二分鐘就是世界末日了。



故事的轉折就在這裡。前面都還不知道作者到底要寫什麼,到了這裡才出現在一點端倪。

我覺得這裡很有趣的事情是,福特和酒保的對話。我真的搞不懂那個酒保在想什麼。

「先生,你說的是真的嗎?」

「真的。」

轉過身去,和大家說。

「敬最後一輪酒。」


另外一點就是書裡對酒的比喻。

他說一個什麼東西就像比腕力一樣,接著開始說比腕力是個怎麼樣的遊戲。兩個人類在酒瓶裡到滿一種特殊的酒,坐在桌子的兩端開始比力氣,直到酒杯滿了,輸的那個就把酒喝下。這個遊戲通常是輸了之後就會一直輸下去,因為酒這種東西會減弱心靈對身體的傳導力。這個形容實在是太可愛了。因為這本書我是用很快速的讀法,這種讀法感覺就像用手電筒看書,然後用閱讀光束快速地看完整本書。我的眼光就這樣一閃一閃的照著書裡的文字,速度還蠻快的。用這樣的速度閱讀,當我還在想會不會因為太快看不仔細,而少看到作者可愛又逗趣的形容詞的時候,這句話就這樣冒了出來。



我想這本書應該改名成,銀河生存指南比較合適,畢竟他教的是生存需知的東西,不只是搭便車而已。

喝酒喝到一半,福特還和酒保買了兩包花生。突然,鏡頭被帶到了未知的黑暗。

他們在哪裡?為什麼會在那裡?

福特不知道什麼時候舉起了他的電子拇指,搭了一趟便車。

真正的旅程就這樣展開。


接下來的故事,是一連串緊湊的鏡頭。

從這個太空船被丟下後,又因為或然率被黃金心號撿起,沒想到竟然是一艘由或然率驅動的太空船。就這樣又飛到了和亞特藍提斯一樣傳說中的星球,聽聞了地球出生的祕密。然後書就在很莫名的地方結束了。

這本書有輕觸到生命大哉問的命題,只是這個部分我不熟,也不很懂,所以不多說。只是作者在這方面也沒有什麼著墨,又或者,整本書都是他的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