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血漬

常覺得自己是個畫家
世界是我的畫布
切肉本來就是菜刀的功能之一
若有人問我作畫的靈感怎麼來
我一定謙虛的回答
「他本來就在那了,我只是讓他顯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