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心七 蜀素帖>

中國的書法家果然也是懂藝術的人
愛麗絲看著他臨摹的作品 心想
只是這麼小的作品不是他的習慣
能讓墨水在如此狹小的地方流轉也算是一種能耐
只可惜
要不是藝術家的偏執作祟
本來有和他聊聊的機會
不過沒關係
現在愛麗絲知道
自己也算是半個書法家
只是他用的不是毛筆
墨也和別人不同
愛麗絲從不後悔自己做的每一件事
她只是殺想殺的人
沒有值不值得
「你說對吧。」
愛麗絲看向方才主筆的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