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禮上的故事》讀後


喪禮上的婚禮
這一本一直被我唸成《喪禮上的婚禮》,在書賢的推薦下終於看了一遍,至於《喪禮上的婚禮》那是另一故事了。

再遇甘耀明
還記得當初知道要讀這本書的時候,聽書賢說,這是甘耀明的另一本經典之作。那時對甘耀明的印象,僅止於《殺鬼》中很多的敘述方式很有趣,卻不清楚他到底在寫些什麼。
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經常會遇到,看不懂他在寫什麼,嘴脣一動,接著便是會心的笑。心想,這作者真厲害,這東西也能寫得出來。不得不佩服甘耀明在方言書寫上的造詣。雖然他用的是客家話,但是連我這個講閩南語的人都看得懂。

框架寫作法
其中有一篇,應該是三隻羊的故事。作者用了框架的寫作法。
其實,《喪禮上的故事》這個概念就是一個框架。在這篇故事中同時用了兩個框架,限制更大,更難寫好,但真的是這樣嗎?

限制?
限制這種東西,本來就很難說。古人在寫詩詞,五言、七言、律詩、絕句的時候,格律和壓韻都是框架的一種。但是古人寫差了嗎?我想,寫差的一定有,但是寫好的都太棒了。特別是經過時間淘汰的那些,更是為後人立下難以企及的楷模。

說書人
作者在三隻羊的故事裡,用了說書人的框架。說書人的框架是很常見的類型,許多的好故事都是這樣寫成的。

《六弄咖啡館》
例如:藤井樹的《六弄咖啡館》。用老闆(老闆娘?)做為說書人的角色,帶著主角進入到另一個故事裡。框架內是一個故事,框架外也是,而這兩個故事之間,又有可以相連的點。

一個大祕寶
又例如:尾田兄的《海賊王》。海賊王最大的框架就是大祕寶,或說海賊時代。而這個框架也大的離奇,畢竟尾田兄畫了七十幾集,我還是不知道大祕寶是什麼。故事也沒有要在十集內結束的跡像,框架就這樣無限延展下去。

冥王雷利與哥爾羅傑
海賊王裡的另一個框架是,哥爾羅傑的故事。在海賊王裡,每個人都是哥爾羅傑故事的說書人,每個人都用口述的記憶拼湊羅傑的傳奇。像冥王雷利,當初也只是個小嘍囉後來成為了傳奇,他的使命之一就是告訴魯夫和海賊王的讀者,羅傑的故事是什麼樣子。

作者的角度,讓閱讀變有趣
當你把焦點放在這裡的時候,閱讀必定是有趣的。因為你會想知道作者是怎樣點出說書人的身份,又如何將讀者帶入故事,在什麼時候、用怎樣的手法回到說書人的場景。這樣閱讀的過程,就像推理一樣,享受腦汁絞盡的快感。

本書的主題是?
有一點不得不提的是,這本書的主題是什麼?
之前,聽過一場伊格言的講座。他說:「小說是由細節組構而成,凡重複出現的就叫做主題。」這句話我一直沒有搞懂,畢竟他用春上村樹的作品舉例,主題竟然是,把你的心情往下拉。有趣了。主題不再只是能夠談論的東西,也可以是一種心情、一種感覺,甚至是一種不明顯的目的。他又說:「當你在閱讀的時候,發現作者在同一件事上,一直敲、一直敲、一直敲,那就是主題。」
如果是這樣,這本書的主題是什麼?
我想,是詼諧和方言。
甘耀明曾經不知道在哪裡說過,這些故事是在寫作課上,為了舉例而寫就的。所以故事的本身並沒有什麼共通點。老婆婆的喪禮可能只是手段,方言不過是他慣用的技倆,而詼諧則是他選擇的表現手法。
所以,只要你認為作者一直敲、一直敲、一直敲的就是主題,主題因人而異。

釀造小品紅酒的甘耀明
我想,甘耀明不會成為我心目中的寫作大家,但終究會有一小群讀者忠情於他的文字。就語言的發展而言,甘耀明的地位是難以取代的,畢竟有能力這樣書寫方言的不多,能寫的那麼有趣的更少。他的作品就像是一座用心經營的小酒場釀造出的小品紅酒,雖然不會變成品酒人眾所皆知的經典款,卻足以讓一些口味獨特的品酒者頂禮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