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囚》

《地囚》
無助的生命熟睡成一窩一窩
不斷殺人卻不自知的劊子手
被罪捆綁不得不行惡的人們
血腥沾滿了雙手
眼神滿是無奈與蕭索

生命不知所謂的吃喝享受
恰如童話裡迷路的孩童
不知自己是肥羊入狼窩
活生生又熱騰騰的上等鮮肉

夠胖的直接上桌
野狼說
大口吃肉的方式多而又多
用不著煩惱與無謂的等候

過瘦的繼續努力享受
吃飽睡、睡飽吃
被圈養的天國生活
野狼說
請務必肆無忌憚地吃
盡情地睡、毫無保留放開來享受

恰如與朋友一起被拐賣的皮諾丘
那可憐又無知的木偶
以為自己昧著蟋蟀大的良心
憑著勇氣
就來到了天國
殊不知一切的一切都是惡者的陰謀

樂園中
隨處可見開心工作的劊子手

這是主人給我的工作
努力工作
就是度過有意義的生活

身為過客的我感到無比驚恐
救援何在?生命何去何從?
卻忘了這是無數選擇後的最終結果
一路走來岔路何其多
選擇怎會不夠
只能屈膝跪地,求天眷祐
看顧這地,保守人心
切勿畫地為囚

後記:
一個夢的濃縮